第234章
书名:关于我向深渊领主求婚这档子事 作者:不负永恒 本章字数:475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6:02:40

天色渐浓,夜幕降临。

洞窟外的世界,一片深蓝,夕阳已然沉于海面下。

夜无月和朽木冬子提着放置的干柴,从洞窟走出。

他们将一片地域的积雪清扫干净,放上干草,堆上枯树枝。

如此,简易的篝火堆就搭建完成了。

夜无月小心翼翼地点燃一张纸,放进干草堆里,轻轻地吹气。

由于干草沾染了雪,还是太难点着了,所以还是得用易燃的生火。

“呼,呼……”

他将头低下,使劲地吹气,将一丝丝摇曳的火苗吹起。

朽木冬子见状,也凑上前来,帮着他吹。

于是,在两人齐心配合下,干草顺利点燃。

它们熊熊燃起,如一条火龙一般,烘烤着架起的枯树枝。

“不容易啊……”

夜无月抬起了头,看着火势稳定下来的篝火堆,长舒了口气。

温暖的火光,将他映照的一片浅红。

一股暖意,驱散了长夜寒冷,融化了纷纷扬扬的飘雪。

“嗯,月要吃什么罐头?”

朽木冬子点点头,将一旁的袋子打开,露出里面的罐头来。

这里面种类繁多,她买了五种不一样的。

“午餐肉就好。”

“好,给。”

“没想到还有罐头吃呢,真好。”

夜无月接过罐头,不禁有些感慨莫名。

该说这是运气好,还是必然的呢?

若要选择,他比较倾向于后者。

虽说那老奶奶大概是认错人,但上船时擦肩而过的少年,却是真切的。

那股永恒之息,太熟悉了,永生难忘。

“嗯,很幸运。”

朽木冬子说罢,将罐头放在篝火旁,静静等它烤热。

“可惜这篝火不能在洞内生,不然晚上睡觉就能暖点了。”

夜无月感慨之余,又不免叹了口气,稍稍有些遗憾。

可能这就是人的本性吧,满足了一样后,又想着下一样。

其实,能顺利升起篝火,在一旁取暖,吃着罐头和面包,就已经很幸福了。

“月冷的话就抱紧我,我给你取暖。”

朽木冬子抬头看着他,轻声道。

“我会的,吃罐头吧。”

夜无月笑了笑,拿起地上的罐头,用小刀撬开。

随即,又挑起一块肉吃进嘴里。

那一刻,他脸上流露出满足,感觉整个人都升华了!

“真好吃。”

夜无月不禁赞叹出声。

而造成‘好吃’的原因,大抵是他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吧?

毕竟中午都没吃饭,一直在长途跋涉,消耗自身能量。

“月,吃口面包吧。”

坐在一旁的朽木冬子,拿出一个牛角包,喂与他嘴里。

“啊,麻烦你了……”

夜无月说罢,张嘴咬下一口,眉眼间满是幸福。

“尽管麻烦我吧,我想帮上月的忙。”

“冬子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。”

“是吗?比如?”

朽木冬子有些不解,一时半会没想到自己有帮到他什么。

明明是他一直在照顾自己,温柔体谅着自己。

“比如冬子在身边,就是最大的忙了。仅是这样,我便什么都不怕,什么都不在乎了。”

夜无月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,在火光下是那么多熠熠生辉,璀璨夺目。

“月,笨蛋。”

朽木冬子低下了头,轻嗔了一声,像是害羞了一般。

“冬子,你真是太可爱了……”

夜无月见状,顿时间心花怒放,情难自控。

于是乎,他忍不住地夺去了她的樱唇,热烈而贪婪地占有了她。

而等分开时,两人脸上都染上异样潮红,口中微微喘气。

“冬子,这就是最好的配菜了。”

夜无月笑着说罢,咬了一口她手中的牛角包,心里萦绕着甜蜜。

这份甜蜜,让乏味干巴的牛角包如涂上果酱一般,甜蜜莫名,别有滋味。

“月,笨蛋。”

朽木冬子看着这样的他,轻嗔一声。

至于为何一直骂夜无月是笨蛋,是因为她不知道说什么,心里感觉好奇怪。

那股奇怪不知怎么去形容,但并不是坏事。

因为…她很高兴,高兴到想摇尾巴,想紧紧抱住他,蹭一蹭他的脸。

“说别人笨蛋的人,才是笨蛋。”

“月是笨蛋我就是。”

“哎呀哎呀,这样的对话我们重复过几次了呢?或许我们都是笨蛋吧……”

幸福欢快的打闹声,阵阵回荡在山间,激起千层回响,永恒烙印。

他们不会忘却今夜的篝火,昨夜的灯塔温存,明日翘首以盼的未来。

这些回忆,若是一个人去经历的话,那就会是痛苦莫名,异常难熬。

但若有他(她)在身旁,一切都会美化,变得幸福、快乐、充足……

吃完晚饭后,朽木冬子拿着手电,去那口山泉里装来两瓶清水。

等回来后,她向夜无月说道:“月,把衣服脱了,我为你擦擦身子?”

“好,麻烦你了。”

夜无月没多羞涩纠结,而是点点头,一口答应下来。

毕竟他也很清楚自己的状况,脸和手都沾满了血,衣服下的身体也是。

这些都是没能来得及处理的血污,此时有了水源,那自然是要清洗一下。

朽木冬子来到夜无月身旁,将他的大衣脱开,接着是高领毛衣,最后是打底衬衣。

这件衬衣可不好脱,大部分地方已和血污粘在一块,与皮肤紧密相连。

“月,忍着点。”

朽木冬子提醒了一声后,小心翼翼地揭开衬衣,尽量不伤及他的皮肤。

“这点痛算什么,什么痛我都能忍。”

夜无月无所谓地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,顿时间感觉到痛觉减轻了些。

“看到月痛,我也会痛。”

“这就是‘伤在我身,痛在你心吗’?”

“嗯,是吧。”

聊了几句后,朽木冬子终于将他的衬衣脱下!

万幸的是,没有伤及皮肤,牵扯出新的伤口来。

“一定很疼吧?伤的这么严重,流了这么多血。”

朽木冬子皱眉看着地上那件大半染血的衬衣,又看了看夜无月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与血污。

说他此刻就是个血人,那都不为过。

夜无月摇摇头,语气坚定道:“为了保护你,一切值得,受多大伤都无所谓。”

“抱歉,月,是我太弱了,不能帮上你什么忙,还老让你担心。”

朽木冬子闻言,却是低下了头,感觉到阵阵内疚袭来。

每次与人厮杀时,夜无月总是要分心顾虑她,提醒她离远一点,不要过来。

而自己也只能听他的话,就这样看着,什么也做不到。

“别说这样的话,我就是为了守护你而站在这的,可别剥夺了我这种权利了啊。”

夜无月捏了捏她的脸,不满地进行着说教,不想看她再内疚下去。

“……月还真是温柔。”

“不对你温柔,还能对谁温柔呢?别多想了,好吗?”

“嗯,好。”

朽木冬子点点头,将手中的毛巾浸湿,细细地为他擦拭着身上血污。

不一会,毛巾就变得猩红,沾染上一股刺鼻的铁锈味。

“只可惜不能下山洗澡了,一定很难受吧?”

夜无月感受着身上那阵轻柔的拂拭,微微叹了口气。

住在这深山老林里,别说洗澡了,能有热水就很不错了!

他们一没有锅,二也没有能经受火焰炙烤的容器。

“我没事的,不洗也没事。”

朽木冬子轻声说着,将毛巾重新洗净,擦拭他那结实,隆起腹肌的小腹。

硬硬的,摸起来的手感像搓衣板一般。

“女孩子不都爱干净吗?冬子也是女孩子,肯定是要干干净净的。”

“等会我也可以擦擦身子,没事的。”

“这样,委屈你了……”

在这般闲聊下,夜无月身上的血污已被擦干净,露出那本是白皙嫩滑的皮肤。

虽然他有在每日锻炼,但也没去经历风吹日晒,所以皮肤还维持的像女孩子一般。

这一点,他也很苦恼,没少在床上被久岛樱调笑。

说起久岛樱,也已好久没联系她了。

至于原因嘛,很简单,手机已经没电了,岛内也没充电的地方。

“要换一下绷带吗?上面也都是血。”

朽木冬子将毛巾洗干净后,看向夜无月的右肩处。

在那里,也是一片猩红,无比的渗人。

夜无月点点头,道:“嗯,换一下吧,再重新消消毒。”

得到回应的朽木冬子,伸手解开绷带,一层层地将其剥开,露出那狰狞,血肉模糊的伤口来。

即便早有心理准备,但当看到那伤口时,却还是忍不住皱了下眉头,感到心疼。

这样入骨的伤痕,怎么会不痛呢?

而且夜无月被一箭射中后,还硬生生地将其连皮带肉拔下来,让伤口扩大了几分!

“真是笨蛋。”

朽木冬子不满地嗔了一声后,拿起毛巾,将伤口周边的血擦干净。

随即,她才淋上消毒水,清洗伤口。

“冬子怎么也爱说笨蛋了?”

夜无月强忍着钻心剧痛,勉强撑起一个笑容询问。

若不这样聊天分散注意力,他说不定会忍不住闷哼出声,令身前的少女担心。

“因为月是笨蛋,太笨了,明明都伤成这样,却还要这样逞强。”

朽木冬子仰头看着那个笑容,变得更加不满,眉头也皱成了一团。

这个笑容,就是装出来的,完全不像平时那样柔和自然。

“这不是不想让冬子担心嘛,冬子要是受伤了,也不想让我担心的吧?”

夜无月轻轻吸了口气,舒缓了下疼痛,尽量维持着声音的平稳。

“……”

朽木冬子闻言,不禁陷入沉默,反驳不了他的话。

事实如夜无月所说,她要是受伤了,也不想让他担心。

“笨蛋。”

但不想归不想,骂还是要骂的,因为这样才能发泄不满和不甘。

“冬子,再说我笨蛋我可就要生气了哦?”

“生吧,月总是这样说,也没真的生过。”

“……真是败给你了。”

夜无月顿时被咽住,好一会才轻轻叹了口气,脸色变得有些无奈。

“笨蛋,月是笨蛋。”

朽木冬子轻嗔了一句,将消毒工作完成后,又洒上了一些外敷的消炎药,最后再缠上一圈圈绷带。

如此,简易的伤口处理与包扎便算完毕。

“月,等我会,我给你拿干净的衣服。”

朽木冬子说罢,站起身来,走进洞窟里。

过了会,她提着一个袋子走出,重新回到夜无月身前,将衣服取出,套在他身上。

衬衣和毛衣是新的,大衣则还是旧的,毕竟就买了一件,没想过要替换。

“冬子,你这里面怎么还有衣服啊?”

夜无月看着身上穿好的衣服,再看了看袋子里隐约透出的黑色,不禁楞然。

“裤子也要换的吧?”

朽木冬子反问了一句后,从袋子里拿出裤子,还有……胖次!

“不不不!不用了!我不用换的!”

夜无月立马摇头,连声拒绝,心绪变得慌乱动荡。

这要是让她换了,他非得羞死不可!

“已经这么脏了,不换可以吗?”

朽木冬子歪着头,有些不解。她是一心想帮上他的忙,除此之外,别无杂念。

“算了吧,明天换。”

“那好吧,那就听月的。”

最终,朽木冬子放弃了,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!

因为她重新去那口山泉里打来了清水,准备在篝火旁擦拭身体了!

对此,夜无月也没太好的办法,总不能赶她进洞窟里擦吧?那该多冷啊!

所以,他自觉地转过身去,不去看背后春光。

可惜,在这种时刻,人的五官就会变得异常敏感清晰。

夜无月清楚地听到衣物摩擦声、水淋在毛巾上拧干,滴落在地上,以及极其微小的擦拭声……

毛巾擦在皮肤上,不可能做到无声无息的!

噼啪——而在夜无月想入非非时,篝火里的某块干柴炸开,迸射出火星子来。

由于五官过于敏感集中,他顿时被吓的一哆嗦。

这一幕,颇有做贼心虚的既视感。

不知过去多久,可能是一瞬,也可能是一辈子,夜无月听到一声轻唤:

“月,我洗好了。”

他下意识地回头望去,看到已经将衣服穿好的朽木冬子,不禁长舒了口气。

“回去吧,不早了,早点睡觉吧。”

之后,两人用积雪将篝火扑灭,徒留一缕缕青烟,徐徐袅袅地飘向漫天繁星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